政策介入下的互联网变局

2018-08-31 14:38:28 小任
图片关键词

当舆论都聚焦在滴滴乐清事件时,国内乃至全球对于互联网的态度都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而这一变化却极有可能影响行业未来格局,乃至影响到每个使用互联网的用户,但这些都被热点事件淹没了。

先来看一组新闻报道:

华盛顿时间周二早上,川普一大清早发了一篇推文,剑指谷歌,质疑其篡改搜索结果,导致搜索自己的新闻时,结果只会显示假新闻媒体的内容。随后,一位川普的高级顾问称,当局正在检视谷歌是否应该受到政府监管。

8月27日至8月31日,国内相关部门正在对电子商务法草案进行四审,据媒体报道,其中关于平台责任的条款修改引起争议,四稿中将平台经营者的“连带责任”修改为“补充责任”,从法律上讲,一词之变,却大大降低了平台的责任。这一修改甚至受到了中消协负责人的怒怼。

有媒体爆出,近期有创投机构接到相关部门通知,需要补交过去多年的所得税,数额高达数亿元。就在写这篇文章时,相关部门对此进行了回应,基本与报道吻合。其原因在于某些地方之前的优惠政策,现在国家认为违反了规定,需要补交;其结果,导致本就越来越难的募资工作雪上加霜。联想一下,国内最大的一级市场融资大户是谁?互联网当仁不让,一级市场的风吹草动都会迅速传导至产业。

看似毫不相干的三条新闻,其实对于未来的影响是巨大的,背后的逻辑即政策正在越来越多的介入,相比滴滴针对个案而进行的产品服务调整,政策一旦出手,影响的势必是所有人,并且具备法律效力。

互联网野蛮时代结束

至今,腾讯成立已20年,阿里19年,百度18年,在人们的生活中,三家公司的影子已无处不在;京东、滴滴、美团、小米和今日头条等新贵也成为数亿人的必需品。谷歌成立也整整20年,其不仅影响着美国人,包括欧洲、南美乃至非洲,都在通过google接受信息。

互联网已经不再是新事物了,而是一个能够影响一国乃至全球人的行业,当一帆风顺时,人们只感受到了其便捷,但当互联网的弊端逐渐暴露并增加时,就像一把双刃剑刺中了你的心口。而这个时候,势必会引发多方力量的介入和博弈。

现在或许就是这个时候,川普对谷歌、推特和脸书的批判,绝不是个人恩怨,从其昔日的发推风格来讲,背后势必有着更深层次的逻辑。从公开信息来看,这个引爆点可能还是与川普赢得大选过程中的舆情有关,也就是说川普认为互联网公司正在影响选情,这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而言,显然是很严重的。而再往前看,脸书CEO扎克伯格被国会质询,同样是这个原因。

中国作为世界上唯一可以与美国媲美的互联网圣地,同样不可避免,并且更多的弊病发生在市场中。从淘宝售假,携程数据泄露,到百度医疗事件,再到今天的滴滴事故,拼多多山寨商品等等,互联网平台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而由于之前宽松的政策环境,互联网行业相较而言一直处于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现在,随着弊端的集中暴露,也给了政策介入、规范的一个良机。

巧合的是,就在滴滴乐清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时,电子商务法草案也正在进行新一轮修改,其对于平台的责任界定,其实不仅有着滴滴的现实对应,更有着更深远的意义。但是,我们都忽略了,要知道逼着滴滴一家企业去改邪归正是不现实的,而一旦草案如上修改,不仅无法在事故后对滴滴进行重罚,并且在法律上为其减轻责任做了保障,这不是用户们希望得到的结果,因此,再次强调,我们应该更关注政策层面的进展。

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因为具体的法律法规还未正式出台,因此很难确认政策介入后,对于人们的的影响是好是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政策介入已不可逆转,所谓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政策的介入将直接稀释互联网平台的“权力”,在产品、服务乃至商业模式上,可能都会受到影响。比如谷歌,一旦美国政府监管,其算法是否要修改?修改之后流量是否会受影响?广告等收入是否同步受影响?另一方面,互联网平台的政策性成本势必也将提高,在“唯快不破”为主要原则的互联网行业,政策的束缚似乎也在所难免。

资本浴火消退

互联网获得跨越式发展,资本功不可没。看看国内的互联网崛起之路,前端市场无太多政策束缚,以令人吃惊的补贴大战、没有下线的黑公关、公然山寨、用户受损后无处申诉等方式跑马圈地,而后端,资本一波又一波的把钱送给互联网公司,动辄一个项目退出的收益就上百倍。

在如此背景下,很长一段时间,一级市场的创投机构们从来不担心募不到资,先富起来的人大把的撒钱。但是在2018年这个特殊的年份,一本万利的生意恐怕要暂停一段时间了。

互联网行业的资本一部分来自美元基金,而随着众所周知的原因,美元开始回流太平洋彼岸。同时,人民币基金也好不到哪里去,随着国内去杠杆等相关政策的雷厉风行,市场流动性已经被大大压制,诸如上市公司及老板、政府产业基金等主要LP们自身难保,直接向下传递到创投机构,就是募资越来越难。

这就是本轮资本寒冬的深层次原因,所以我们看到了小米、美团、同程艺龙、拼多多等互联网公司都忙着赶赴二级市场融资。同时,跑赢了时间的互联网巨无霸们也开始收缩开支,优惠活动越来越少,而收费项目则与日俱增。没有了后援供其“烧钱”后,整个互联网打法都在改变。

而如今,政策再次加码,开始对创投机构的税收动手,在媒体报道中,创投行业人士也表示,这是雪上加霜。一方面,相关部门要求补缴,而很多投资收益已经分红,难道要让LP再吐出来?现在已经很难再从LP手中募到钱,更能不可能让其退还;另一方面,在资本寒冬下,完美退出并非易事,而即便以低价退出,还要缴很大一部分税,这对于每家创投机构而言,都是需要三思的。

我们并不反对对创投依法课税,而是从逻辑上演绎这一政策带来的影响。这个影响就是创投机构的变化将直接传递给互联网行业,税收成本是否要传到给所投项目?未来的投资是否会更加谨慎?是否会有机构变相避税而带来新的风险?无疑,这些都为当前的互联网行业增加了太多的变数。

至此,互联网曾经依赖的宽松市场环境和充足资本优势都在政策这只手中变得越来越弱。我们期待一个规范有序的互联网环境,但同时也要警惕某些错误的导向,比如媒体报道的电子商务法草案第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