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潮背后,都是缺钱惹的祸

2018-08-23 17:48:00 小任

8月22日,小米公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2018年第二季度,小米营收452亿元,同比增长68.3%。经调整利润同比增长25.1%至人民币21亿元。其中IoT及生活消费产品分部增长最为迅速。今年上半年,小米收入796.48亿元,同比增长75.4%;经调整利润38.16亿元,同比增长62.2%。财报的分析很多,可很少有人分析,上市的另一个维度:

2018年和前几年最大的不同,是互联网行业的领航员,从创投(含风投)变成IPO。

据公开资料显示:小米、虎牙、B站、爱奇艺、优信、拼多多、美团、映客、同程艺龙、宝宝树、猎聘、优信二手车、映客、51信用卡等一众互联网公司,今年要么是已经成功上市,要么是走在上市的路上。

大多数还都是在境外……

图片关键词

君记否,2016年雷军还在说小米5年不上市,随后又变成2025年以前不上市。结果,上市前夕雷军在公开信里改口说“上市就是小米目前最大的成功”。

同样的食言而肥语录,在和雷军的小米同一年创立的美团创始人王兴口中,也不少见。关于上市,他曾经的言论更豪放些:“谁先上市基本意味着它放弃、投降”、“上市是一件相当折腾的事情”。

结果,这会也开始忙不迭的往上市的路上夺路狂奔,甚至不惜估值打6折去流血上市。如此慌乱之下,所为何事?

一言以蔽之,创投经念不下去了,需要有新的接盘侠。

图片关键词

一个和美团们的上市潮看似没什么关联的事件,即2016到2017年的共享单车,其被创投所热捧到迅速降温,不过几个月的光景,更新频率狠狠的刷了一把创投们“一年之约”的互联网风口论的三观。

结果呢?一众创投们还没来得及找到接盘侠,通过高估值的泡沫圈走自己的暴利,羊毛都没来得及褥,风就停了。这样的死寂让整个市场开始颤抖。

然后呢?一则《创业家》的报道中,易凯资本CEO王冉就直言:“今年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将会出现断崖式下跌,至少减少50-60%,甚至可能减少70%-80%。募资越来越难,(国内)GP们势必开始珍惜子弹。”

美团、小米以及一众互联网公司的焦虑症也随之爆发,上市潮也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选择在境外上市,则成为了又一轮忽悠——信息不对称之下,国内互联网公司强悍的估值,以及总能在美国找到合适的对标公司,增强海外投资人的故事感这一套路,总能生效。

或许,由此不难发现,为何小米选择了较为孤独的在香港上市,或许除了已经说烂的原因外,没有合适的美国对标公司,以及硬把一个硬件公司包装成互联网公司的窘态,也是考量所在。

图片关键词

回归到美团,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亏损28.53亿元。而除了外卖这个覆盖率极高、但收益一直是高补贴,低营收的拳头产品外,美团还在四处出击,诸如到店、酒店、旅游,乃至打车、民宿、共享单车这些明显很难突破的领域,各种“撒币”,试图重新复制美团过去成功将外面从一个低频刚需,变成一个高频时尚的奇迹。

可这都需要有钱烧才行。而外界更传言,2018年美团账上能用的可能只有30多亿美金,只够今年烧。可越来越庞大的体量和没有催动的市场,却无法等待这个不知何时达成的孵化。

趁现在,还能对境外投资人讲一把故事:“对标Groupon和Yelp,却靠挖掘外卖这个全球独一的角度,实现年收入是这两家总和的两倍。”美团再不上市,再不折腾一下,只怕在投靠了阿里的饿了么紧逼下,在其他生活服务电商正被新势力圈地的背景下,内无增值、外无输血,将有陨落的风险。

反正,其他互联网同伴,已经先上市、先投降了,王兴没什么挂不住的了。